投稿须知
  1.本刊大力发表人类学民族学方面的学术论文,也十分欢迎处在学术前沿的有新理论、新观点、新方法、新材料的其他人文及哲学社会科学学科稿件。
  2.本刊致力于中国社会科学学术研究的规范化建设,以提升中国社会科学的学术品位,要求所有来稿均应附有 ...

临高语“村”的地理语言学分析

作者:王文敏

关键词: 地理语言学 ■e^3类“村” mui^1类“村”

摘要:运用地理语言学的方法,绘制52个点的临高语"村"的立体化语言地图,展示"村"的语言形式。临高语"村"可分为两类:■e^3类"村"(包括v■^3、v■^3、■e^3、■^3、v■^3、v■^3)和mui^1类"村"。■e^3类"村"不是壮侗语■a:n^3"村"的韵尾脱落而成,也不是源于"伯",而是与汉语的"浦"同源的形式,是百越文化底层,从表"濒水"之意,词义扩大为表"地方""村"之意。从新发现的吉兆海话可推知,海南及湛江带"美、迈、梅"的地名源自雷州半岛俚人族群的语言的mui^1,意义也是"村",而不是"母"。临高语方言学的研究,除需考虑语言本体外,还需考虑地理、文化、历史等因素才能得到可信的结论。


上一篇:网络违法不良信息与青少年越轨行为探析
下一篇:语境视域下英汉反义同词的语义解读

      版权所有:广西民族大学      备案号:桂ICP备05000943号 
      地址: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大学东路188号